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甘晓 孙爱民 发布时间:2013-01-25

图片 1

中科院地理资源所博士生张兵:

本报讯
7月4—5日,由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主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社会科学委员会协办的“学术期刊与走向世界的中国研究”国际学术论坛在上海举行。

“老百姓需要我们的研究结果”

据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院长邓正来教授介绍,本次会议的目的在于推动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走向世界。他认为,尽管中国的学术期刊国际化取得了若干的成就,但是我们应该保有一种必要的危机意识,应该反思我们在国际主流学术格局中的位置,应该思考“走向世界”本身所具有的文化政治意义。

对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博士生张兵来说,野外调查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社会科学委员会主席古德曼德•赫恩斯(Gudmund
Hernes)教授应邀作了题为“中国的地位与学术发展”的主题发言。他指出,一个国家融入全球社会,需要具有充足的知识生产能力,成为一个受关注的对象,具备国际合作的能力。而作为知识载体的期刊的意义就在于它对知识的传播和推介,而学术期刊进入国际学术视野,则要注意学术道德,学术规范和知识类型等方面。

一线的水质调查“兵”

据了解,本次论坛是中国首次举办的全球英文学术刊物高层次论坛。有学者指出,真正确立起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在国际学术界中的相应地位仍任重道远,并倡议设立“中国研究与学术期刊全球论坛”。

《中国科学报》记者曾与张兵一起在被誉为“北国江南”的白洋淀里考察。张兵戴着太阳帽,光脚踩进河泥里。如果不是随身携带高科技仪器,一眼看上去还以为他是一名当地渔民。

张兵将系着绳子的水桶扔到河里,再拉回脚下,一次取水就完成了。

随后的工作便远比取水复杂了。数据检测与记录、刷洗水瓶、装水、贴标签记录、擦洗水瓶,张兵对每个细节都小心翼翼。

“哪怕是一个小的失误,整个取水过程都要重来,要不然会影响后期检测数据,进而会影响到这个调研项目。”张兵对记者说。

野外调查是一项艰苦的工作。张兵最远到过黑龙江抚远的东方第一哨。

一次在黄土高坡的野外工作让他印象深刻。2009年7月的一天,天下着雨。张兵背着实验仪器行进在前往取样点的路上。

“黄土有一个特征,不下雨时比较坚硬,一下雨就容易塌陷,被水冲走。”路途中,张兵的鞋子几乎都陷进了已经变成泥的黄土中,到达目的地时几乎变成了一双“泥鞋”。当天晚上,迎接他的是一座窑洞。

回忆起这次“狼狈”的经历,他仍然微笑着摇头,说:“这点辛苦算什么。”

“整个团队都在互相帮助,共同进步。”他解释。

导师宋献方曾在日本留学,带回了日本人的许多优秀品格,比如勤奋和严谨。实验室里许多事情,他都亲力亲为,这给了张兵很多前进的力量。

从一而“钟”水问题

时间倒回到2002年高考前。尽管在考试冲刺阶段,张兵仍然保持每天看报的习惯。就在那时,几篇关于水土流失和水污染的报道,让年轻的张兵不由得为我国的水资源、水问题捏了一把汗。

最终,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与此相关的专业。这次选择,几乎决定了他人生的未来之路。“报纸上那些污染的河流、湖泊的照片,那些描述污染的字句,让我觉得这件事很重要。”他说,“于是我就去做了。”

随后的7年中,张兵大学本科和硕士阶段都在西南大学进行水土保持与荒漠化防治专业的学习。

“7年,我几乎跑遍了整个重庆地区。”他说,“硕士毕业的时候,觉得自己还有空间和精力去为整个中国的水问题做点事情。”

怀揣着这个梦想,他选择中科院地理所进行深造。当时,面试他的正是中科院地理所研究员陆地水循环及地表过程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宋献方。

宋献方的实验室主要研究水循环与水文过程,地下水污染是很重要的一个方向。“宋老师问我,为什么要从地表水转向地下水。”张兵回忆起三年前的这一幕仍历历在目,“我当时说,在中国,不仅地表水污染很严重,现在地下水污染的问题也日益突出,有责任对这个领域做相关的工作。”

显然,除了专业水平上的判断,宋献方对张兵的“责任论”非常满意,收下了这位对水问题从一而终的弟子。

做有责任的科研工作者

第一次野外调查的目的地是陕西榆林市岔巴沟流域。一直生活在南方的张兵一开始对这次出野外很期待。

到达目的地后的情景着实让张兵有些震惊。位于黄土高原的这座小村子极度缺水,即使在所谓“七下八上”的降雨季节,农民开凿的一口80多米深的井仍然干枯。“我们把井绳完全放开了,都取不到一滴水。”他说。并且,“他们每天只能吃两顿饭”。

在野外调查中,张兵发现,在农村各种生活垃圾被随意地丢弃。“不同于容易处理的点污染,生活垃圾是面源污染,非常难治理。一下雨,有害物质就浸入地下水了。”对此,他忧心忡忡。

每出一次野外,张兵都深有感触,缺水、水污染、生态环境恶化,是我国很多地区都存在的问题。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如何从科学研究的角度去解决这些问题,他一直都在思考。

他曾经与团队前往莱州湾、东北等地取水。每次他们去当地老百姓饮用水井里取水,老乡们表现出的热情也一次次地加重了他们心中的责任感。

“整个村子的人都围过来,七嘴八舌地问我们自己的水到底好不好,他们应该怎么保护。”张兵说,“这时,我们除了耐心地告诉他们,也感到另一种责任,让老百姓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为什么这么做。”

每次出野外回来,除了实验分析,张兵和实验团队必做的一项工作便是向取水点的老乡家里打电话,汇报实验的情况和水质的初步检测结果。

张兵对记者说:“也许借助媒体的力量能让这件事的影响力更大。”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13-01-25 第7版 学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