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美丽
  上半年保险股跑赢大盘的消息一出,年初关于“2009年将是保险业最困难一年”的预判便不攻自破。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许多专家对保险业下半年的形势普遍看好。刚刚经历过一个“春天”的保险业,有可能正在步入下一个“春天”。
  保险股上半年跑赢大盘
  上半年宏观经济的一路向好推动股市持续回暖,大盘涨幅高达58.2%。同期,保险股的表现更是可圈可点,70.2%的涨幅领先大盘12个百分点。
  究其原因,东方证券分析师王小罡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政策面的传导、承保面的扩大、权益类投资回报的上升和估值水平回到合理区间,都是促成保险股跑赢大盘的原因。
  权益类投资回报上升,成为此次保险股超预期上涨的最直接动力。资料显示,虽然保险资金在A股市场错失了一季度股市反弹机遇,但在第二季度果断加仓。截至6月30日,三大上市保险公司中国人寿、中国平安、中国太保的权益类投资均明显增加,与去年年底相比,仓位比例近于翻番。在A股市场持续走强的背景下,保险公司权益类投资的回报自然可期。
  虽然表示看好保险业的增长趋势,但对于下半年保险股的行情预测,王小罡依然有着职业化的慎重,他表示这要取决于股市的走势。
  银保业务有人欢喜有人忧
  三大上市险企日前先后公布了上半年的保费收入。截至6月底,中国人寿累计保费收入约为1727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降5.16%;中国太保保费收入约为538亿元,同比下降1.47%;中国平安保费收入约为925.27亿元,创下了33.93%的惊人增幅。中国平安成为三大保险股中唯一保费收入呈现正增长的公司,其最直接的推手便是银保。
  基于结构调整的需要,中国人寿和中国太保今年以来收缩了银保业务。特别是中国人寿面临着高保费基数的压力,在承保业务结构上,积累了银保业务占比高、个险新单中缴费期较短的险种占比高等问题。因此,自2008年10月份以来,将业务重心转向长期期缴产品,基本停销三年期产品,主推五年期以上产品,来拉长缴费期限,保费收入从而放缓。而寿险业务结构调整压力相对较小,没有银保高基数困扰的中国平安则反其道而行之,银保业务今年以来的增速在100%以上,带动平安上半年保费收入创下新高。其中,上半年寿险保费收入为733.46亿元,同比增长约35.96%。
  “人寿、太保为了调整业务结构收缩银保业务,是有道理的。”南开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系教授、
中国保险学会常务理事江生忠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平安选择扩张银保业务,我认为也有道理。平安有一个大金融的概念在里面,有平安银行、平安证券,今年还收购了深发展,这对它开展银保业务是有利的。不同公司采取收缩或者扩张银保业务,均属正常的战略调整范围。
  下半年保险业形势仍乐观
  虽然金融危机的影响依然存在,但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专家对国内保险行业下半年的发展形势均显露出乐观情绪。
  “金融危机是一种风险暴露,而保险是专门研究和控制风险的,保险业会在金融危机中寻找到一些机会。”复旦大学保险研究所所长徐文虎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金融危机对保险业的冲击并不大,一方面宏观经济确实在改善,另一方面,保险业在国内起步不久,仍有非常大的潜力空间。保险业也在进行反思,反思之后愈发趋于人性化的设计会让老百姓更容易接受。
  记者发现,金融危机以来,政策面的大动作也让保险业获益匪浅。新医改的推出,保险公司有望在个人养老、商业健康险上分得一杯羹,从而促进承保业务的高速增长。《新保险法》实施在即,制约保险业发展的环境问题将逐步得到解决。而针对保险公司企业手续费及佣金支出税前扣除政策的出台,更是立竿见影的利好信息。
  江生忠认为,结构调整会成为保险业持续向好的重要一环。保险业的发展比较平稳,随着各大保险公司结构调整的深入,业务品质和产品结构都会有很大提升,下半年的形势可能会好于预期。明年,结构调整的优势将会更加突出。

20年前,中国的改革之路从此起航,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所吹起的改革之风,打造了这个当前中国GDP最大的省份——广东省。  20年后,在内外严峻的经济环境裹挟之下,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先锋的广东,还能否续写春天的故事,为中国改革闯出一条新路?  两会开幕之际,《中国经营报》3月5日刊发文章“汪洋改革试验:GDP不再代表幸福”,详解汪洋在广东进行一系列的改革试验,在两会代表委员中引起较大反响。  全国两会期间,针对广东正在进行的改革试验,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省长朱小丹接受包括本报记者在内的记者采访时,再次深入阐述广东改革路线图。  改革就要放权  作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曾经提出,“当前改革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利益格局的影响。”  那么,什么是阻碍我们改革的利益格局呢?  3月5日,在广东省代表团开放团组会议上,汪洋举例说,“在我们政府内部为了维护部门的审批权力,实际上也是利益格局影响深化改革的一个重要表现。”  “改革开放30年,市场经济在广东充分发育,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局面已经形成,多种所有制实际上就是有不同的利益取向,但是我们现在最需要解决的是这些不同的利益群体对执政党和政府机关的影响,这一点主要体现在政府的审批事项上。”  “改革、放权,我们在做这个努力。”汪洋表示。  朱小丹表示,当前最关键的改革是政府自身的改革,是行政体制的改革,是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要理顺政府和市场、政府和社会这两组最关键的关系,其改革的核心环节就是行政审批制度的改革。  朱小丹举例说,“汪洋书记在春节前听取顺德改革汇报时就重点提出,在我们的主要政府部门如发改委、工商局的审批中,虽然一些已经在制度层面改为备案制,但在实践层面仍然是‘明为备案实为审批’,备案的文件出不去项目就动不了。”  “所以,政府要把我们不该管、管不了、管不好的事情交由市场,真正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朱小丹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